未知的等待
關於部落格
未知的等待
  • 137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咀嚼品味著這三月的春色

鄉村的中午,仲春的老太陽曬得人暖洋洋的,使人昏昏欲睡。土屋門前密密麻麻的香椿樹和核桃樹下,灑落斑斑駁駁的陰影,幾隻雞仍然不厭其煩的在灰土和草叢裡扒拉,一條狗則懨懨的斜臥著,似乎連叫一聲也沒有興趣。田野裡的麥子如一片綠綢,在微風的吹動下一浪一浪的起伏,但卻幾乎見不到一個人影,而芳草萋萋的鄉間小路上,更是少有行人。人們都不知道忙什麼去了。就連早晨鳴囀不休的鳥兒們,也似乎嫌熱,躲到小樹林枝葉間去了,整個鄉村的中午竟幾乎聽不到一聲鳥鳴,只有田野間和山坡上的油菜花,黃亮亮的,開放得燦爛。偶爾,便在樹林遮掩得幾乎不見人家屋簷的村子裡,響起一串串劈裡啪啦的鞭炮聲,抑或嗚嗚哇哇的嗩呐吹奏,那一定是村人慶祝一個新生命的誕生,或者什麼人過生日、娶新媳婦了。距村莊只有一箭之遙的河堤上,楊柳樹蔭裡,便懶洋洋地躺著兩個老人。
 
一個白鬍子老人眯了眼,慢悠悠地說:“這日子散漫得很呢,咱那陣兒幾天一個運動,累得人真想死了才能美美睡一覺。現在倒好,這日子散漫得人倒沒了勁頭。”
 
另外那個光腦門兒的老者,則深深地抽了口煙說:“咱老了沒事幹,可現在的年輕人卻不閑哩,你沒聽說南山埡的路都修通了嗎?咱村以瞎成為頭的那幫人,正月間就翻過埡口到山那邊喂牛植板栗去了。”
 
“南山根那柱娃子,在長蟲凹的荒地裡務了幾年火頭根(薯芋),家裡現在都蓋起三層樓啦!”
 
兩個老人於是沉默,又一齊仰起頭來,眯了眼,看天上的那顆老太陽。於是,一聲長長的歎息,便跌落在被陽光照耀得如同一片爛銀似的河面上,汩汩的流去。
 
老陽兒靜靜的,樹影兒定定的。
 
河堤上,只有兩個飽經滄桑的老人,在咀嚼品味著這三月的春色,這散散漫漫的鄉村。
 
Send later Listen quietly Unique Qing Huan I was aware of - a soft Pear flower white some flowers i want to hug Zero zero pieces Go back Paul Volik stood Heineken Cup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