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知的等待

關於部落格
未知的等待
  • 136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我的鳥兒

八年前的春天,街上出現了賣鳥人,擺著綠色的塑料籠子,小鳥兒有藍色的、有碧綠色的、有金黃色的、有白色的,鳴叫聲清脆美妙,彩羽斑斕,惹得行人不免駐足觀看。 9歲的兒子看後就是不走,非要買一籠養起來,我不給買,他就去姥姥家哼哼嘰嘰讓姥姥給他買。 第二天姥姥領他上街買四隻鳥,姥姥留一對自己養,給我兒子一對,兒子歡天喜地,一個勁地雙手抱拳,鞠躬行禮:“謝謝姥姥,謝謝姥姥!”兒子把鳥籠提回家,放在陽台裡,食盒裡放滿了小米,水盞裡倒滿了涼開水,吸引了鄰居的一群小伙伴來觀看。兒子每天放學回家寫完作業,就同小鳥嬉鬧。有時晚上我和他爸爸加夜班,兒子自己在家害怕,就把鳥籠提進臥室,讓鳥兒給他做伴,陪他睡覺,兒子和小鳥兒結成了親密的朋友。 鳥兒一隻鮮藍,一隻翠綠,藍色的鳥兒象蔚藍的天空鮮麗亮美,綠色的鳥兒像初春綠茸茸的小草綠得靜默,兩隻鳥兒都是長長的尾巴,灰色帶勾的嘴,棕黑色的爪子。這精靈十分活躍,在籠中上下跳動,互相追逐,變幻著多種聲音鳴叫,美妙清脆,像一串串音符,構成了優美的“鳥語樂章”,令一家人賞心悅目,歡樂無比。 兩隻鳥兒,兩種性格,綠鳥溫訓,恬靜,膽子特別小,見到異常的東西,嚇得在籠中亂扑騰,羽毛都豎起來。藍鳥見到什麼都不屑一顧,聽見音樂聲它就耍起雜技,頭扎在水盞裡尾巴朝上倒立,跳過欄杆上來個鯉魚躍龍門,用爪子抓住欄杆,肚子朝天,上下翻滾,用嘴咬住籠子頂上的吊環盪鞦韆……兩隻鳥兒相依為命,恩恩愛愛,早上醒來,它們各自展開翅膀忽扇幾下,然後用嘴把羽毛一根根地“梳理” ,自己夠不著的地方,相互用嘴輕輕的啄對方,幾分鐘的時間,就打扮得乾乾淨淨,羽毛光澤艷麗,然後開始進食,玩耍。 鳥兒米飽水足,且籠中衛生清潔,環境優雅,可鳥兒並不固守籠中的樊籬生活,它們要從囚禁中掙脫出來,到外面的世界自由飛翔。 鳥兒在籠中焦躁地跳來跳去,一會兒從欄杆上跳下來,一會兒跳上去,一會兒用靈活的爪子在籠中攀柵,用嘴去啄籠門,咣當……咣當……啄起來又落下,落下再啄起來。也不知它啄了多少天,多少月,煉就了鐵嘴,終於有一天鳥兒把籠門打開,從籠中飛了出去。這精靈展開美麗的翅膀,滿屋子飛來飛去,不驚不慌,經過訓練,人一伸手,它就落在手上,順著胳膊爬到肩上,頭上到處用嘴輕輕地啄,玩夠了我們就把它們送回籠裡。 鳥兒經常從籠中出來,在客廳、陽台來回飛,翅膀練硬了,膽子練大了,飛累了它就落在曇花上啄食曇花葉子,到後來鳥兒在外邊飛累了,玩夠了,就用嘴咬住籠門,往上一抬,當籠門頂槓與上面的橫梁重疊時,用爪子抓住隨後頭進去一轉身敏捷地鑽進籠子裡,門咣當一聲落下,來去自如。時間久了,每當我們下班回家,鳥兒聽到開門聲,立刻從欄杆上跳下來,邊歡快地鳴叫邊點頭致意,歡迎我們回來。 今年春天,兩隻鳥兒突然生病了,蹲在欄杆上閉著眼睛渾身直發抖,不食不喝。我憑著多年養鳥經驗,精心醫治餵藥。鳥之有情,人能無情?我使盡全身的解數,最終醫治無效,鳥兒相繼死亡圍巾。 鳥兒的離去,我家三口人心情都很沉重,誰也不講話,我和兒子用一隻精緻的小紙盒,裡面鋪上雪白的手絹,把鳥兒放進去,在上面撒下鮮紅的石榴花瓣,又放進一隻裝滿小米的盒子。兒子到樓前花壇的柳樹下挖一個方方正正的小坑,採集一堆綠瑩瑩的纖草,均勻鋪在裡面,把小紙盒輕輕的放進去,又覆蓋些土。 鳥兒戀森林,我們礦區地下蘊茂著遠古時的原始森林,我們把鳥兒埋在地下,鳥兒可以回歸大自然,在大森林裡自由翱翔了roller screen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